迦陵频歌

你惊鸿一瞥,似秋雨点落人间。
瓶邪
CP洁癖

【瓶邪】在你身边

>雨村背景


-


吴邪发烧了。


这是张起灵清晨醒过来以后意识到的第一件事情。




他撑起身子,小心地撩开熟睡中的人被汗湿了的额发,用手背试了试温度。


滚烫。




杂物间里还储备着不少他之前从山里带来的中药,这些药全都很有先见之明地处理过了,没有任何腐坏的痕迹。张起灵根据吴邪的症状,从中挑出几味需要的草药,开始熬药。


准备早饭的时候他想起吴邪昨日说过想喝鱼片粥,眼下鱼自然是吃不成了。他转手从冰箱里挑出山药。


洗净,削皮,切片……胖子在料理上很有一手,可惜他前两日去了北京,张起灵只能凭记忆做道胖子曾经做过的小粥。




许是烧得厉害的缘故,吴邪喝药的时候格外配合。


一碗药喝尽,吴邪皱了皱眉,尚未开口便有人将一杯温水递到他唇边,他就着喝了几口,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午间喝粥的时候,他倒是清醒了些,张起灵任由他把碗接过,一口一口地喝着。


粥里山药片切得极薄,已经熬得软糯,温热的粥汤顺着喉咙滑下,烘暖了心间。可惜吴邪头昏脑涨,倒也尝不出甚清甜滋味,喝了几口,便把碗搁到一边。


难得小哥亲自下厨。他想冲张起灵笑笑,说句抱歉,却只是扯了扯嘴角,嘴里发出的声音沙哑得不成调。


张起灵止住他的动作,一双墨黑的眼只注视着他,眼中波光沉敛,似乎早已懂得他的意思。


“睡吧。”张起灵说,指腹温柔地抚过吴邪酸涩的眼皮。




吴邪在半梦半醒间感受到有人用一块温热的物事擦拭着他的脸颊。


先是额头,再沿着太阳穴落到脸颊、下巴,便连鼻子以下的那一片潮意也不忘照顾到。柔软的布巾轻盈而细密地按压几下,蘸去他沁出的汗珠。他的嗅觉恢复得很慢,仍然弱于常人,可当那人的手来到鼻前的时候,他却好像闻见了使他安心的气味。


耳畔传来淅沥的水声。


气味的主人随后力道温柔地展开他因痛苦而蜷紧的五指,一下一下,轻柔地揩拭着。原本冷汗涔涔的手心逐渐变得温暖起来。


他的心仿佛也随之安定下来。睡意渐浓,不可抑制地再次进入梦乡。


……


吴邪睡在床的左侧,脸朝外,身子蜷成一团。


张起灵走过去,在床的右侧向着吴邪的方向躺下。


他的动作很轻,身子挨得吴邪很近。


张起灵的体温略低于常人。但也会有升高的时刻,尤其是在靠近吴邪的时候。


他又向着吴邪挨了一点,把左手从吴邪的脖颈下穿过去,正正托住他因侧躺而悬空的脖子。右手自他腰侧揽过,找到吴邪缩在被窝里的右手,右手的袖子已经被蹭到了小臂上,张起灵捏住袖口下拉,指腹一一划过那皮肤上嶙峋的伤口。


这是吴邪的秘密。既然他不想说,那他就可以装作不知道。


他的手自吴邪的手背后穿过指缝,扣紧。指尖正好落在吴邪的掌心里。


还有些低烧。张起灵想,吴邪发烧的时候,总是会后背发冷。


想着,他两肘略施巧劲,让吴邪的身子略微后倾,后背严丝合缝地贴住他的胸膛。


他可以休息一个半小时,然后准备二人的晚饭,晚饭后记得让吴邪吃药……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索性吴邪这一场病来得凶猛,去得也快。


及至晚间时,他已经有力气爬起来骚扰正在厨房做饭的张起灵了。


张起灵正在洗菜,身后忽然贴上一具温热身体。他有些无奈:“吴邪,回去……”


厨房里的药安静地熬着,一股清苦的滋味蔓延在两人之间。


“小哥。”吴邪把头靠在他的肩上,目光漫无目的地案板上逡巡着,“我常常觉得……我什么也无法为你做。”


“十年之前,在斗里,是你护着我;现在到了雨村,还是你照料着我……”


“我总是什么也给不了你。”


这一番话来得突兀,神智清醒状态下的吴邪如果看见这样的自己,一定会在第一个字说出口之前就把自己的脑袋打歪。


可眼下的状况是,这个吴邪还发着低烧,昏睡了一整天的大脑显然还很混沌。




要怎么样做才能让之后清醒过来的吴邪回想起现在的情境而不觉得尴尬呢?


张起灵显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他唯一懊恼的只是自己怎么偏偏在洗菜,满手的水珠让他无法扶住身旁人尚还虚弱的身体。




他转过身来,认真地凝视着身边人的眼睛。




“吴邪。”


“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




所以——


不要再计较所谓付出的多少了。


所以——


不必再区分你我。


你我,今生本已紧紧相连。


应是——


麒麟从此年年常在,无邪无忧岁岁平安。




那一双眼里蕴含着无限安宁的力量,身后紧绷的身体一瞬间放松下来。吴邪又抱了抱他,撤身回了房里。




晚餐的时候,吴邪见张起灵进来,献宝似地拍了拍身侧:“小哥,你快来,我替你把床暖好了!”


张起灵没绷住,竟笑了出来。


吴邪也跟着笑:“怎么样?我还是有点用的吧?”


张起灵说:“嗯。”




之后他把药汤端到房里的时候,吴邪又睡着了。


他叹了一口气,伸手抚平梦中人微蹙的眉尖。


“吴邪,不要装睡。起来喝药。”




-End-

【N福】段子

>突如其来的沙雕段子

>个人偏好男福,不过本篇不涉及性别问题




-

不知名的某一天,N的手机收到一条来信。

是一张月亮的照片。来自于福。

福喵拿起手机,字打得飞快——

福:“今晚的夜酿好严。①”

……

……

……

N已经整整二十分钟没有理他了。

在第二条消息发出以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正在输入……”的状态戛然而止。

福:“?”

福:“生气了?”

……

福:“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吗?”

N:“不知道。”

哼。

福:“我也不知道。”

……

没下文了。

福有些丧气地收起手机。

刚把手机揣进口袋里,手机就响了起来。

显示您有一条新的消息。

也是一张月亮的照片。来自于N。

N:“节日快乐。”


节日?什么节日?

他有些狐疑地翻开日历——

是11月11日②。


福:啊。我好气。


-End-

①“今晚的夜酿好严,我好想你。”

②光棍节。

热烈庆贺光棍节。我说这是一篇节日贺文你们信吗_(:_」∠)_



【恋与制作人/全员x你】当你发现你手机里的纸片人是真实存在的时候……

又名《纸片人成精》(并不是),第一次写恋与同人,希望人设没有崩得太厉害
辣鸡文笔请轻拍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٩(˃̶͈̀௰˂̶͈́)و



背景设定:某人气游戏公司新发售手机端乙女游戏一款,其中人物攻略难度号称史无前例,出于好奇你也下载来玩了玩,于是……



周棋洛.ver
早就听说这款游戏的角色攻略难度比较高,虽说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你看到手机上的BE界面时,还是有些难过。
“从此以后,你的世界里,不会再有‘周棋洛’三个字。”故作冷漠的声音里满是遮掩不住的不舍。
看着屏幕上周棋洛决然离开的背影,你的心不禁揪作了一团。
不用这样逞强也是没关系的啊。
你想起第一次玩这款游戏的时候,周棋洛出现在屏幕上的那一刻,明亮的色彩点亮了你的视野,后来的好长一段时间里,你的脑海中都是他元气满满的笑容。
怎么可以就这样BE了呢!不能看到他阳光的笑容你怎么会甘心嘛!你打起精神,决定去攻略区逛一圈,再回来开二周目。
没想到刚点了退出周棋洛就发来了短信。
……咦?已经BE了还可以继续剧情的吗?
“薯片小姐不要走(´°̥̥̥̥̥̥̥̥ω°̥̥̥̥̥̥̥̥`)”
“再玩一次吧!”
“这次一定会HE的!”
“真的真的会HE的!薯片小姐相信我!”
“薯片小姐……QAQ呜……”
……
这个劝回机制简直完全吃透你心软的特点,你暂时放弃了看攻略的想法,乖乖打起了二周目。
结果这次居然真的顺利地HE了。
“不过,我从来就没想过放弃你啊。”你盯着甜蜜的游戏结局喃喃自语,想起那几条孩子气的短信,不禁笑了出来。
“是吗?听薯片小姐这么说我好高兴啊。”背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还没等你反应过来就被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终于找到你了,我的薯片小姐。”
《……洛洛你这么做可是犯规的哦?》



李泽言.ver
“无聊。”
“幼稚。”
“不清醒。”
……
在第N次打出BE以后,你不得不选择用氪金来直接购买一些方便过关和增加角色好感度的道具,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你可真想不出有什么别的能帮助你成功攻略李泽言的方法了。
氪金礼包的价格不菲,你忍痛点了购买。
虽然李泽言老是怼你,但你还是愿意为他氪金,这一定就是真爱的力量了!
但是系统却提示购买失败了。另外附赠李怼怼嘲讽一句。
“肤浅。你难道觉得真爱是用钱就能买到的东西吗?”
你:我不是,我没有,我委屈。
这个游戏的设计果然别出心裁啊。心灰意冷之下,你又回到游戏页面,决定和BE们死磕到底。
却发现道具栏里已经装满了所有只有氪金才能得到的道具。

很久以后,你和顺理成章闯入你生活的某人谈起这件神奇的事情,都还感到不可思议。
“白痴。”
“我想应该没有哪家游戏公司会蠢到允许这种bug存在的……除了你以外。”
《自己给自己氪金海星》
“……我只是,害怕我会错过你。”
《咦?你说那为什么一开始那么难攻略?》《不难攻略一点你怎么会珍惜嘛Doge》



白起.ver
打开游戏好感度界面的一瞬间,你几乎怀疑是游戏出bug了。
明明才刚刚开始玩游戏,为什么白起的好感度值就已经满了啊?
你又翻了翻其他几个角色的好感度界面,好感度都还显示是零。
你重启了游戏好几次,结果还是一样。
果真是出bug了吧?
思考无果的你果断跑去了攻略区寻求大佬们的帮助,结果发现白起的好感度果然是出了些问题,只不过别人遇到的和你的有点不一样罢了……
“急!白起学长的好感度永远是零,怎么选选项也加不了好感度怎么破!”
“同!打了N遍了都是BE!求大佬出攻略!”
“楼上+1”
“+2”
“楼上的放弃吧,白起HE什么的不存在的”
……
总觉得自己的这种情况说出来可能会引起公愤呢……
你决定还是先走一次白起线试试看。
有了疑似bug实为开挂的好感度的加持,你很顺利地打出了HE。不过这款游戏不负其“史上最难”的称号,除了攻略角色的攻略难度高以外,剧情也十分复杂,穿插其中的谜题耗费了你不少脑细胞,你花了不少时间才终于把这款游戏打通。
结局画面上的白起学长一如既往的帅气,你捧着脸欣赏着他的美颜盛世,感觉这几天的付出都有了回报。
画面上的白起也专注地凝视着你,缓缓开口道:“为什么这么久才来?”
……咦?
“我是问你,为什么这么久才打出HE?”
“因为游戏很难……谜题也都很复杂……”白起严肃的样子很有压迫感,你情不自禁就开始对着屏幕回话了。
闻言白起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些许:“开窗,我在你家窗外。”
“还有,不论你多晚才来,我都会一直等着你的。”
《白起,一个从一开始就好感度满值的钢铁直男》《完全没有身为被攻略角色应有的矜持》



许墨.ver
“恭喜你,又成功攻略我了呢。呵呵。”
成功地打出许墨的HE以后你兴奋得几乎忘我,以至于根本没有注意到许墨在结局里说的话有什么不对。
等到意识到事情开始变得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早上好。”察觉到你的目光,年轻的男人回过头来,温和的眉眼被清晨的阳光镀上一层明澈的柔光。
“哦,问我为什么会在你家楼下吗?因为我是你的邻居啊。”
这个男人似乎完全没能领会你惊讶的点。
“昨天是熬夜了吗?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啊。”
“上车吧,我送你去公司。再不快点的话,可就要迟到了哦。”
迷迷糊糊地坐上了副驾驶位,许墨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倾近了你。
系安全带嘛!小场面,你懂的。
不过等了半天对方都没什么动静,你不禁狐疑地看向他。他轻笑一声,伸手替你系好安全带,你这才发现是自己误解了。
“既然已经拥有我了,那就不再需要那些‘纸片人’了吧。”他微笑地看着你,深邃的眸子宛如星夜下的深海。
“我来帮你删掉吗?”当你把手机交给他时,他露出了一丝错愕的表情,随之又笑起来,“那可不行哦,一定要你亲手删掉才有意义呢。”
《周/李/白:???》《女人都是大猪蹄子》

-End-

顺便一提,以上所有本文提及的神奇bug在现实中都是不存在的。
写完才发现写得好沙雕……die。



【流言侦探】我流

一个我流福喵的私设,存个稿
鬼知道有没有后续




精致,年轻,沉默。

有那么一瞬间,他将他误认作了一位故人。

由此不由地多看几眼,却发现二人是完全不同。

年轻人坐在对街的一家私人经营的咖啡厅里,是橱窗后的卡座,临街的位置,视野极好。

颜色纯粹的黑发,深色长款的外套,异常白皙的肤色。

不似典型亚洲人的长相,甚至不像任何地球上存在的人种。

还有特别的瞳色。

这些全都引起他的注意。

午后的阳光贪恋地盘桓在他的身边,飘落至他的桌前,轻柔地降落在那咖啡杯旁,落在他的手的旁边。

那是一双堪称艺术品的手。

骨节分明,匀称颀长。

有一瞬间他转过头来,隔着遥遥的街,隔着蔓延于街道的缱绻的金丝线,和他触及视野。

是茶金色。他在心里说。

茶金色的瞳孔。

这样的年轻人本该很招摇,但他却很沉默。

行人匆匆来往,却都无视了这样一个……

这样一个,坐在橱窗里的,精致的……人类。

【N福】深陷

曼谷暴雨背景,福喵视角,福喵性别未定
涉及轻微剧透,还没玩完的朋友慎点



-喂!屏幕那边的人。
他打开手机,看见手机软件里重新亮起来的头像,心也跟着一阵雀跃。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本能已经先一步地行动起来。
-N!!!!!!!!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你未过门的……
发现了自己在干些什么的他被自己惊世骇俗的言论吓了一跳,手一抖,没打完的句子就这么发了过去。
他:“……”
-你在说什么怪话,你从上次到现在等了很久吗?
的确,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某些行为渐渐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了。
不过,能得到N的慰问,还真是意外之喜。他平复了下自己激动的心情,语气尽量平静地回复过去:
-没有很久。你能活着回来就好。
回来就好。

N是一个行事目的性很明确的人,他自然不会天真到认为N仅仅是为了报平安而再次联系上他的。
于是,谈完失联那一段时间的经历后,他主动提出想听听五年前的那个故事,不出意外地,N没有拒绝。
-谢谢你,这样陪着我。
N说。
他看着屏幕上的文字,握住手机的手指微微攥紧。
他想起之前的那一个委托。因为诡异的短信而陷入恐惧的女孩找到了他,她与他通信,就像是溺水的人抱住了一根救命的浮木,全心全意地倾诉着自己的不安与惶恐。他也曾信誓旦旦,扬言必会查清这一切。
可结果呢?
当八个人被困山村,当小何遇害,当村民们将他们逼至绝路……他非但对他们的处境无能为力,甚至都不能给出一个看似可靠的推理,以防备潜伏在暗处的敌人。逼得林茜不得不举起枪支的人里,他也算一个。
他是个纯粹的局外人,旁观者。而旁观者,往往也是共犯。
他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指,在对话框里打下几个字,发送。
-不,是我应该谢谢你。

那个刺伤N的女人,对于N而言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这一点,他从N第一次提到她时的语气里就猜到了。可他没想到的是,他显然低估了那个女人在N心中的地位。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你说的没错。我现在有些犹豫,这正是让你听这故事的原因。
犹豫?他不可置信地眨眨眼,N也会犹豫吗?
察觉他毫不掩饰的惊讶,对方很快回了讯息过来。
-对不起。
-是因为琳留下的字条。
坦白说,他对那张字条上写了什么毫无兴趣。从N讳莫如深的态度他便可以明白,有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说出口的。N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永远也不会告诉他。倘若是N认定了可以说的事情,那么等到时机成熟,他自然会告诉他。
他所不能理解的,是那一句“对不起”。
在N失踪的这段时间里,他又接了不少委托,他有信心表现得比以前好。只是凡事必要仔细分析一番的习惯,似乎是改不过来了。
这句话的解释有很多种,他尽量不往深处去想。凭他现在惊人的联想能力,恐怕是能脑补出一场恩怨纠葛的大戏。
需要明确的只有一点:现在N需要他的意见。这就足够了。如果有一天N能对他自己不那么严苛,他或许会更高兴些。

他说过,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某些行为开始不受自己控制。
比如违心地说出那一句“以我对你的了解,我觉得即使是现在的你也不会选择离开”。
-你不了解我。
简短的五个字跃入眼帘,他像是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整颗心都熄灭下去。
他是有些得意忘形了,才会在讨论线索的时候,把话题偏移到如今的N身上来,不自量力地揣摩他的心情。

-我们来聊聊这个琳吧。
他轻描淡写地扯开了话题。
-琳是个怎样的女人?
这一次,N的回答意外地长。
一段一段的文字几乎要刷了屏,而N对琳的描述还没有结束。
-如果日常生活本身有美丽的一面,那张脸就像是琳的。看上去很舒服。
屏幕前的他微微笑了笑,发过去一段话:“好像能感觉到,我也有些喜欢她了。”
撒谎!
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他其实可以理解N的感受,也明白N只是在理性地陈述琳给他的印象。他甚至承认他对这位素昧平生的琳有一丝丝向往,但他是绝不可能喜欢她的。
因爱必生妒。尤其是在那冰冷的五个字以后。
爱?
他被这个凭空冒出的字眼震撼了。他细细地品味着,不由自主地轻喃,任由这一字于唇舌间颠倒,最后以利齿将其细细磨碎,一纤一毫,通通吞咽入腹。
不,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他对N的情感远远称不上是爱。或者说,与爱完全不同。

他只是觉得冷了。而那温度之寒冷,近乎于炙热,一颗心在烈火中焚烧,又在冰刀上滚过,苦苦煎熬,跌落山脚。溃烂,肮脏。
他感到烦躁,厌恶,甚至痛恨。
没有一点价值。
自我厌弃达到顶峰,足以淹没一切理智。更何况敌人早已溃不成军。
他像是疯了一样删除了有关于N的一切联系方式,连带着删除了他与N联系用的软件,一遍又一遍地,将手机格式化。
像是在完成一个任务。
有什么东西在意识里划过。
沸腾的脑浆略微冷却了些,他的脑海中终于恢复一丝清明。
逐渐冷静下来的他看着手里的手机,手指悬在格式化的按钮前,将点未点。他急急退出页面,而后对着几乎空白的主界面发呆。
你在做什么,福?他质问自己,N找到了你,向你诉说过去的故事,他是需要你的帮助。而不是来看一个疯狂幼稚的人撒泼。
软弱,逃避,狭隘,自私,自作多情。
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利刃,狠狠扎进他早已千疮百孔的身体里。
而亲口说出这些伤人词句的他自己,远远地看着那具躯体,就好像是在看着另一个人。
冷静点,福。
你不能再让N也陷入林茜那样的境地了。
他呼了一口气。重新下载回那个社交软件,找到了N。只是不知为什么,这软件竟被分类到游戏里去了。
N很快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喂!屏幕那边的人。
……
他猛然惊醒。
身体潮湿得像是从水里刚捞起来一般,汗水浸透了薄薄的衣衫。
他连开灯都顾不及,摸索着抓住了枕边的手机。
手指手心都是汗,指纹解锁试了好几次都不成功,最后改为输入密码才打开。
N在不久前发来一条消息,告诉他他刚刚更新了一篇回忆。
-N……
-你……怎么了?
他隔了一会儿才回过来,福的心渐渐定下去。
-没事,我这就去看更新。
-好。

退出对话,右滑,点击。出现在视线里的文字安然诉说着属于他们的过去。
——“琳的这句话让我心里某些东西破碎了,非常难过。”
读到这一句时,他的心里好像也有什么随之破碎消弭。
难过,已不足以形容了。

情人节彩蛋整合-其他六人及华喵部分

情人节彩蛋整合-N篇